9.0

2022-08-31发布:

寂静的世界24作者:sy791230(兰色懒猫)

精彩内容:

第24
  在某處
    “大人,這是' 提煉計劃' 前幾日那次事故的詳細資料。”
  “有什麽發現沒有?”
  “大人,就目前的資料來看,的確存在問題。這裏是0027區流失能源的具體數值。這是載體吸取的數值。雖然載體分流了部分能源給另外兩個載體,可是總體上還是有差距。”
  “相差30% ?”
  “是的大人,我們充分考慮了能量在經過如此遠的距離會有散發性流失後得出的結論。”
  “也就是說有將近30%的能源去向不明?”
  “是的大人,計劃總實驗長閣下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部分去向的問題。可下官覺得,這30% 的去向才是這次事故的重要原因。”
  “你的看法是?”
  “額,下官的看法……會不會跟若蘭書有關?”
  “你是說若蘭書的遺失部分造成這次事故的?”
  “這只是下官的猜測,畢竟EP903農場的突然被毀就是若蘭書造成的,我們雖然花費無數找到了它,可我們畢竟只找到了一部分。所以……”
  “很好,你繼續監視,如果有任何明確的證據,不惜任何代價必須毀了它。”
  “是的,大人,可是如果……下官只是假設,如果真的證實若蘭書就在0035區,會不會對您的義子和軍部長大人的兒子有影響。”
  “我希望你能記住我們的宗旨是什麽,根除若蘭書,哪怕毀了整個“提煉計劃”都是可以接受的。”
  “是,下官明白。”
  窗外陽光曬的人暖洋洋的,大概處女就是補啊!昨天連續高強度作戰,今天居然一身清爽。額,後遺症就是腹部肌肉酸痛。咿咿呀呀的掙紮著起來,怪事了,今天怎麽家裏都沒人?調整了下姿勢,小心翼翼的幾間房裏轉了轉,腳有點虛。
  靠!一大早都死哪去了。早起連個服侍的人都沒有,餐桌上放著碗稀飯,和五個包子。靠!不會就這麽打發我了吧。”
  人都死光了!”
  上火,怒吼了聲。
  咬了兩口沒意思,挪到電梯旁。有了歐曼果然是有了變化,光電梯口我最愛坐的地方就布置的溫馨可人,一條長長的布藝沙發放著涼席墊子,腳下是厚厚的橢圓形地毯,沙發兩邊各放了個厚實的白木茶幾,上面各一套印花茶具,下面一層放著各式的雜志。
  赤腳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松松軟軟的。布藝沙發上清涼的涼席頓時將暑氣去了不少,白色的茶幾,白色的印花茶具,倒出杯涼水喝都覺得暑氣全消。也不知道就一早上的時間是怎麽布置的。
  翻了翻雜志,在暖融融的日頭下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被一聲巨響吵醒,接著是歐曼的聲音:“要死了,傷著沒?要鬧去房間裏鬧!
  “我睜開眼,只見小芸正恬靜的坐在沙發的另一側,上身一件純白蕾絲短袖上衣,隱隱約約透露著內裏粉紅色的內衣,下身一件雪紡短裙,雙腿交疊著,翻著厚厚的書,不時撂下垂落的發絲。見我醒來,微笑著在旁邊的茶幾上倒了杯冰鎮在小鋼桶中的乳汁給我,然後疊起蓋在我身上的絲毯。
  “你們回來了?幾點了?”
  我迷迷糊糊的問道。
  小芸做了個叁點的手勢,拿起一個靠墊放在我身後,讓我坐的舒服點。
  “叁點了,你們吃過午飯沒?這身不錯哦。來站起來讓我看看。”
  小芸甜甜一笑,赤腳站在地毯上,墊著腳尖手撚裙擺轉了圈,絲薄的裙子被她拉的貼在臀上,隱隱約約看見裏面是條粉紅的內褲,恩應該和內衣是一套的。沒見過她穿過這麽一身。
  “你們去選衣服去了?”
  我問道、小芸點了點頭,溫柔在坐在我邊上,接過我喝完的杯子。”
  你繼續看吧!”
  我去看看她們。
  起身走了進去,果然,大家都在歐曼的指揮下拆窗簾的拆窗簾,移家具的移家具。一見我進來,小玉和許君就撲了過來。小玉和許君兩個都穿著一身背帶小短褲和白色t恤,小玉優點在腿長,許君特色在胸大。兩人像是孿生姐妹樣的著裝卻穿出了自己的特色。
  “行了,你們兩個。小芸,小芸帶她們去幫曉梅的幫去。”
  見到兩個小妮子挂到我身上還不忘了厮打,歐曼撫了撫額頭,頭痛道。
  歐曼一身清爽的貼身短袖粉藍襯衣,下身一條牛仔短裙。襯衣解開兩粒扣子裏面是件白色的裹胸。一手叉腰一手撫額對著我無奈的說道:“這兩個小冤家,一天到晚不安甯,氣死我了。”
  “好了,別氣了,隨她們啊!反正都不用錢,再拿一個就是了。”
  我一邊小心的踢開地上碎裂的玻璃渣子,一邊走了過去,摟著她的腰說道。”
  你就是閑不住,怎麽想起重新布置這裏啊!”
  “雖然不知道要住多久,可總要住的舒服嘛。這裏以前的裝修就俗氣,你們再打個洞,看著就不舒服。你別管了,我來弄。”
  歐曼指了指當初爲了擴大空間敲出來的與隔壁套房的大洞說道。
  “哦!你弄歸弄,別弄的住不了人啊!”
  我最煩的就是搞裝修之類的什麽了,反正就是找個窩,要不要這麽大動幹戈的。幾個呆滯的人,正在往大洞處抹著水泥,調著白膩子,看樣子一天是搞不完了。
  “你別管了,保證你晚上有睡的地方就行了!雪梅姐姐,雪梅姐姐,你讓他們把東西都搬下去吧。”
  歐曼應付了我兩句又招呼起來。隨她吧!我是不管了。
  雪梅從裏間出來,身後跟著四五個壯漢,正擡著幾個大沙發走出來。”
  來了,主人!你醒了。正好,我叫人把不要的東西弄下去了。”
  說著轉身就對著幾個壯漢說道:“你們,把沙發還有隔壁房間裏的東西都丟到下面去。要快點。”
  著一轉身,差點沒把我的眼珠瞪出來。從正面不過是件普通的蕾絲包臀連衣裙,可一轉身,好家夥,整個露背啊,從脖子那開始一直露到臀縫上。遠看還只是性感,稍稍近點就能直接看到半個臀縫,兩瓣豐滿圓潤的臀肉大喇喇的展露在眼裏,一條金鏈橫在腰間,相接的豎的金鏈夾在臀縫中,消失在包裙裏。”
  嘻嘻,主人,好看麽?我自己選的哦!”
  感覺到我炙熱的目光,雪梅特意讓我好好欣賞了下,扭過頭來,手指輕搭在下巴處,魅惑的問道。
  我深手就探進滑膩的圓臀上,捏了捏。不住的點頭。
  “那我呢?”
  歐曼貼了過來問道。
  “老婆也好看,也好看。”
  我能說什麽,歐曼和雪梅本就是兩個不同的類型,歐曼清春可人,雪梅成熟誘惑。不過單看穿著的話,嘿嘿,不禁望雪梅的臀上多望了兩眼。
  “色狼!龍婷在大臥室裏布置呢,你去看看吧!真便宜你了。”
  歐曼二指神功一發,剜了我眼說道。
  哦!看了幾女的新服飾新造型後,性奮啊!不知道龍婷穿成什麽樣了,估計也是性感路線吧!嘿嘿哈哈的跟歐曼和雪梅打趣了幾句,沾了沾兩人的便宜,快步走進大臥室中。
  龍婷正彎腰背對著門口,一件淡黃的吊帶背心緊緊的貼在身上,一條黑色短裙下露出包裹著脹鼓鼓的陰部的草莓白色內褲,聽見我開門的聲音轉過身來,哇!
  碩大的雙乳頂著小背心,胸前兩點仿佛要破衣而出般。要說這件吊帶背心很寬松了,可在龍婷的傲人資本下硬生生穿出緊身衣的感覺來。額,頸上還系著兩條細繩,再細看下,果然裏面穿了件胸衣。媽的,穿兩件都能穿出爆乳激凸的感覺來。
  見我死盯著自己的雙乳,龍婷羞澀的夾了夾胸,似乎想點了什麽,雙手交疊在身後,挺了挺胸。媽的,只恨昨夜太瘋狂,今天肉棒已經硬到隱隱作痛了。不停的跟自己說:“節制!要節制。”
  “龍婷,這身不錯哦!你忙,我去別的地方看看。”
  說完轉身就逃離了,再慢點真的會忍不住了。
  大概是我醒來了,房間裏的動靜大了起來。越來越多的人湧進房間,搬走舊的家具,拆卸地毯牆紙,烏煙瘴氣的。
  “靠!拆房子啊!”
  我走到歐曼身邊捏了捏她的翹臀說道。
  “怎麽樣?還滿意麽?”
  歐曼笑吟吟看著我說“什麽滿意,都拆成這樣了還滿個屁的意啊!”
  “討厭,住的舒服點不行麽?我問你對大家的造型怎麽樣?”
  歐曼恨恨的捶了我一下說道。
  “哦!不錯,老婆的眼光向來不錯。我很滿意。”
  除了曉梅沒見到外,其他的人都體現了各自的特色,而且在保持自己特色的前提下,讓我感到誘惑不已,咱還能說啥!
  “龍婷身體好怪,實在是太敏感,又特別的……你知道的拉。我選了好久的,實在是選不出了,才讓她穿那一身,眼睛看直了吧!”
  歐曼話裏滿是自豪中帶著點淡淡的醋意說道。
  “嘿嘿,別說是龍婷,誰我都看直了眼,特別是老婆的。來,讓老公看看今天穿了什麽內褲啊!”
  嬉笑著就撩起她的牛仔裙低頭看了過去,靠!淡藍色透明內褲啊!只在裆部加厚了點。
  剛看了個大概歐曼就急忙放下裙子“討厭啦。有外人在也,色狼。家裏亂糟糟的,要不讓小芸帶兩個丫頭陪你出去走走?”
  正撩起歐曼的裙子逗她的時候,外面廚房裏傳來碗碟打破的聲音,歐曼無奈的提議道。
  也好,光站在這裏逗歐曼的時候就好幾個呆滯的人走過,真的是亂糟糟的,讓人心裏上火。”
  那吃飯呢?”
  “今天就在樓下吃,樓下雪梅姐姐已經布置好了。
  “歐曼邊回答邊推著我讓了讓過路的人。
  “好好好!”
  我急忙走了出去,路過曾改裝過的廚房探個頭進去就叫小芸和兩個丫頭出來。靠!曉梅……這是曉梅麽?一身水紅色仿和服短連衣裙,頭發高高盤起,內裏一件水紅色裹胸。正彎腰掃著地上的碎碗,一道深深的乳溝夾在兩團白花花的乳肉中間。什麽叫做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的,著就是啊!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曉梅是最不起眼,最普通的一個,可這麽一打扮,也是個美女啊!我只能說,我太他媽幸福了。
  “曉梅別弄了,讓其他人弄。額,下去做飯吃吧,我餓了。”
  本想拉著曉梅也一起出去走走的,可家裏就她一人搞的飯菜和我口味,連小芸都差了點,再說晃一晃也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下次吧!
  五人下了電梯,果然在酒店前的大坪中,支著幾個大大的陽傘,曉梅快步走到一個陽傘下的廚房器具旁忙了起來。小芸婉拒了我拉她溜街的提議也過去幫忙了,小玉和許君兩個早就一人拉著我的一支手,拖了起來。
  “都老實點,再吵吵,就不讓你們跟我走了。”
  我冷著臉恐嚇道,這才將兩個不時厮打的小丫頭給鎮住。一手摟著一個,走在夏日寂靜的街道上。
  雪梅真真還是比歐曼差了點啊!走在寂靜的街道上思緒散發開來。雪梅不知是本性如此,還是過于關注我了,導致除了會想辦法讓我開心外其他的事情基本上都不考慮的。而歐曼想的東西就多了很多,往往我沒注意到的地方都會周到的考慮到。不過能得到她們倆,額,應該是所有人的親睐,真的很幸福啊!就連身邊這兩個相互爭奪的小丫頭,都讓我感覺……
  “靠!你們煩不煩啊!”
  我死死的摟著兩個不斷撕扯的丫頭,一手握住一人的酥乳,用了用力,感覺不錯!呵呵!
  思緒打斷了,幹脆專心的逗弄起兩個小丫頭好了,溫玉滿懷。大手不斷的在兩人身上凸起處揉揉捏捏著,看來效果不錯。兩個丫頭臉紅紅的羞澀的按著我揉乳撫臀的手。
  兩個小丫頭太有爭強心了,一個比一個熱情,一個比一個主動。一個將潤唇湊了過來,另一個也要湊過來。一個要往左走,另一個就一定要往右走。都是嬌滴滴的青春可人兒,弄的我是發脾氣也不好,不發也不好。好幾次調動起來的性致就在兩人的拉扯中給弄的希慌。
  算了,拉著兩女就回到酒店,交給小芸算了。才轉過路口,就遠遠的看見失蹤兩天的小丫頭正在陽傘下圍著小芸和曉梅轉。
  兩天沒見,小丫頭周小悅還是精神頭十足。看來小芸就是有被小孩吸引的特質,雖然不能說話,可是一颦一笑就讓人覺得她在跟你一問一答似得。小丫頭就是在圍著她轉,似乎在提些什麽問題,小芸總是微笑著搖著頭。見我過來,小丫頭理都沒理我就直接上樓了。算了又是個惹不起的姑奶奶。
  吃了頓融洽的晚餐,坐在街道邊的藤椅上吹著晚風,身邊是恬靜的小芸,是性感的龍婷。歐曼雪梅又忙了好一陣,才風風火火的從樓上下來,一屁股坐到藤椅上,咕咚咕咚的喝起水來,雪梅盡顯疲態。
  “你們也是,慢慢做嘛!搞的這麽累。”
  心疼的看著歐曼和雪梅說道。
  “早點弄完,早點舒舒服服的住進去嘛!好啦,大體上差不多了,再有個兩天就行了。”
  歐曼伸了個懶腰回道。
  另一邊的雪梅露出個無奈的表情沒有說什麽。可憐啊!家裏就她能操控呆滯的人,忙裏忙外的。伸手拍了拍她“你注意點啊,別用力過度了。”
  “沒事的,家裏以前我都沒注意過,歐曼妹妹這麽一弄確實好了不少。”
  雪梅說著,趁大家沒注意委屈的癟了癟嘴。
  好個屁,我之前就上去看了看,亂的讓人發毛。一手拉著一女的手說“今天別弄了,等下去其他樓層好好洗洗,早點睡。我會檢查的哦!都早點睡。”
  稍遠處的龍婷跟雪梅對視了下,望了我一眼,對我和稀泥的水平表達了自己的鄙視。
  額!這才發覺歐曼叁人坐在我的左邊,雪梅龍婷曉梅坐在我的右邊。很自然,很和諧的樣子,可明顯有了分派,場面有點冷。
  “咦!小丫頭呢?”
  我看了看周圍,小丫頭周小悅又不見了。
  “在自己房間呢!”
  歐曼雪梅同時答道,兩人也沒想到對方會出聲的樣子,相互笑了笑。
  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場面又冷了起來。幸好後面的小玉和許君又不知道爲什麽厮打起來。”
  消停會行不行啊!”
  邊訓斥道,邊自然的伸手摟住了歐曼和雪梅。
  兩女軟軟的靠了過來,氣氛終于好了不少。咱就是聰明啊!哈哈。
  “那個小丫頭是自己醒的麽?似乎很喜歡小芸呢。”
  歐曼靠在我肩頭說道。
  “嗯!我倒是覺的這次小丫頭跟以前不一樣了,是整個人的氣勢。”
  雪梅捋了捋發絲,換了個姿勢舒服的占了我半邊身體說道。
  “哦!氣勢?怎麽說?”
  我好奇的問道,就連歐曼都轉過臉來好奇的看著雪梅。
  “恩!怎麽說呢,以前吧就是個普通的小丫頭,可這次我一見她,不知道怎麽的,有種很……”
  雪梅眼珠流轉,隔了會才說道“很淩厲又很飄渺的感覺。”
  還淩厲還飄渺,我一手就捏到她的大乳上。”
  會不會用詞,我怎麽不知道。”
  ”嗯,主人,都捏出來了。主人,奴家好漲。主人吸吸。”
  雪梅撒嬌道。
  額!我看了看歐曼,歐曼隱蔽的掐了我下,皺了皺好看的小鼻子,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起身對著厮打的兩個小丫頭說道:“都別鬧了,小芸帶她們上去。我也要去洗個澡了,累一天了。”
  說完就拉著小芸上了樓。
  “餵!你們今天睡哪啊!”
  我扭頭追問道。
  “你猜!找到了就來吧!找不到可別怪我哦!”
  歐曼回過頭來俏皮的回答道。
  靠!這麽高的樓層,每層又這麽多間房。還是雪梅乖,招手喚來曉梅,低身的吩咐她記下歐曼幾女的房號去。然後整個人坐到了我的腿上,挺胸撥開衣服將漲的滿滿的乳房伸到我口邊。我低頭就含住一陣猛吸,不斷的挑逗下她漲滿的乳豆,逗的她呵呵之笑。正吸著,龍婷也坐了過來,雪梅一點都不客氣,拉下龍婷的吊帶背心,一顆碩大的乳房跳了出來,我一把摟住龍婷湊了過去,一口含吸起來。
  左邊吸吸,右邊吸吸。很快兩女就赤裸著上身將我夾在四團噴灑著乳汁的乳肉中間。雪梅乳豆大,出奶量也大,往往用力吸下一側乳頭,另一側像花灑般噴出,甜腥味十足。龍婷乳豆相對小巧,流量也小些,空著的一邊像是滴水般滴漏下來,雖然無味,可威力巨大。看來雪梅對我昨晚在歐曼叁女身上奮鬥的場子,今晚是一定要找回來了。
  曉梅走了回來,恭敬的在雪梅身邊站了會。”
  好了,我知道了。主人,歐曼妹妹她們在八樓開了兩間房。”
  我含著龍婷的乳肉哼哼了兩聲,表示知道了。
  “主人不去陪陪歐曼妹妹麽,別讓歐曼妹妹對我們生意見啊!”
  雪梅一邊用流著乳汁的大乳擠著我的頭一邊說道。靠!龍婷聽後居然退了退。
  糊弄,先糊弄再說。”
  今天主人好好陪陪你們,她們不會有意見的啦。這個主我還做不了?真有什麽,我幫你去說她。”
  反正歐曼不在,嘿嘿!
  “那以後主人可要好好疼惜奴家和婷婷哦!今天奴家和婷婷可是忙了一天呢!
  “雪梅一邊嬌滴滴的訴苦,一邊拉著龍婷又夾了過來,龍婷掙紮了兩下,被我在她的豐臀上捏了把才老老實實的靠了過來。
  漸漸的性致勃發,拉著兩女就站了起來。看了看侍立一旁的曉梅,都來!哈哈!
  急啊!直接上到叁樓,打開一間房門就拉著兩女進去了。這邊摟著雪梅熱吻著,那邊龍婷反身關上了門就開始脫衣服,曉梅頓在我面前就脫我的褲子。
  龍婷將吊帶背心和黑色短裙退去,單單留下一條性感的草莓內褲,彎腰脫裙子時,挺翹的大乳吊在空中,膝蓋彎了上來,將一邊白乳壓了壓,太誘人了。這邊龍婷已經躥進洗浴間,將門虛掩起來。等不急了,一把脫掉自己的上衣,放開雪梅就跟著進了洗浴間。呵呵,只見龍婷正坐在廁墩上,小內褲挂在腳上,見我進來羞紅著臉就要起身穿褲子。
  “哦!在上廁所呀!來!我來幫你。”
  玩心大起的我,不顧龍婷反對,像是幫小孩把尿般的將她抱在懷裏。提了提,放到洗浴台上。碩大的鏡子中,奶白色肌膚中透露著绯紅,胯間白嫩的陰唇,內裏鮮紅的嫩肉,纖毫畢現。龍婷掙紮了半天,終于放棄了。滿臉憋的通紅,緩緩的蚌肉微開,一絲清亮的黃液射了點出來,忽而蚌肉緊縮。”
  怎麽了?被我把尿這麽難啊!快啊!加油。”
  這場景簡直讓我要爆了。門外傳來雪梅的敲門聲,“等下!你還不尿我就開門叫雪梅她們進來羅。”
  本是玩笑話,卻把龍婷氣的不行。猛的掙脫開來,對著我惡狠狠的盯著。
  玩脫了。我急忙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覺得好玩,要不我先出去,這種事以後不會發生了。”
  看著龍婷從憤怒變成落淚,我後悔死了。轉身就要開門,忽然龍婷將我扳了過來,雙腿蹲坐在洗浴台上,流著淚的她歎了口氣,蔥白的手指撥開嫩白的蚌肉,呼吸了幾下,清亮的尿液飛灑了出來,澆打在我的小腹、肉棒上。我呆呆著看著尿液灑在我身上,呆呆的被龍婷抱了過去,呆呆的觸碰到她柔軟的雙唇。忽然間,她昏倒在我身上。
  “龍婷!龍婷!你怎麽了?”
  房間的座椅上,我死死的盯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龍婷,不斷的在心裏悔恨著。房間裏亂糟糟的呆滿了人。沒人知道關著門的洗浴間內到底發生過什麽,只知道龍婷突然昏迷了。有過經驗的歐曼不斷的安撫著大家,小丫頭周小悅也跟著竄了進來。看了眼床上的龍婷,再看了看呆坐的我。
  “有什麽大不了的,10到12個小時就醒了,不過就是一覺的時間。大色狼,難道歐曼姐姐,小玉姐姐沒昏迷過嗎?真是瞎擔心。”
  小丫頭不屑的說道。
  雖然口氣不善,可的確讓我輕松了不少,最後我還是堅持要留下來,等龍婷醒來,我希望能在她醒來的時候好好的跟她道道歉。
  房間裏只剩龍婷,雪梅和我。雪梅坐在另一邊的床上直打瞌睡,最後實在是頂不住歪倒在床上。給她蓋好被子,把椅子搬到龍婷床邊,握著她柔若無骨的手,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餵,大色狼!起床了!”
  迷糊間,小丫頭的聲音在耳邊低低的響起。我睜開眼,迷惑的看了看她。四周黑乎乎的,窗外的燈光漫射進來,沒有綠光,龍婷的手仍然被我穩穩的握在手中。
  “你怎麽來了?”
  我好奇的問道。
  “沒什麽,就是想……”
  小丫頭爲難的咬了咬手指。
  “想幹嘛?有話快說。我這幾天沒精神應付你。”
  實在是太累了,不悅的回道。
  “弄點血給我。”
  小丫頭惱怒道。
  “幹嘛?不會是去叫醒你媽吧!用我的血,等下醒來你媽媽算我的還是你的?
  “我沒好氣的說道。
  “那你別管,我有辦法。我的血有開啓靈魂能等級的作用,但沒有基因控制的作用。哼!想欺負我,沒那麽簡單。”
  小丫頭對著天花板恨恨的說著。
  “開啓靈魂能等級?什麽東西?”
  又是個沒聽過的詞。
  “你以爲你在這裏是做什麽的?真的就讓你在這裏收集女生?”
  小丫頭不屑的說。
  額!”
  說仔細點。”
  我急急的催促道。
  “龍婷姐姐現在就是在升級靈魂能等級,現在應該是升c級了吧。基因控制只是把人叫醒,可是沒表情,不會表達。開啓靈魂等級d級就能有表情有表達了,c級的話會慢慢開始自己學習點什麽,b級就能對低級的人進行影響了。其實c級也能,不過是屬于無意識的影響,像小玉姐姐就在影響那個新來的姐姐。再上面就是A級了,歐曼姐姐就屬于這個級別,能說話,是個完完全全的獨立體,跟我們僅有的區別就在于她對我們依然有強制的依賴性和無法擁有基因控制程序。再往上還有幾個等級,不過沒遇到過我就不清楚了。”
  小丫頭慢悠悠的說著,一點都沒有前幾次那麽焦急的摸樣。
  “那雪梅和小百合是幾級?”
  我好奇的問道,畢竟她們是有著心靈聯系能力的人。
  “雪梅姐姐是被開啓了心靈聯系程序,這是應該是特別給予的,大概是照顧你我這樣的人吧,她的靈魂能還是d級。至于外面的兩個姐姐,我只發現她們還殘留著心靈模板的痕迹。不過她們所有人的性格種子都被強行抹去再重新賦予了。怎麽樣?還有什麽問題?”
  額,信息量好大。小丫頭似乎也不著急,靜靜的等我消化她提供的信息。
  “你是怎麽知道這些東西的?你醒的比我晚,也沒出去過,這些事情你是怎麽知道的?還有難道我們現在不是在更新程序啓動前嗎?還有你說雪梅開啓心靈聯系程序是爲了照顧你我這樣的人?我們到底爲什麽會醒來?爲什麽能控制她們?
  “我點了根煙吸了幾口才慢慢問道。
  小丫頭停了好久才說道“你問題還真多啊!第一,如果我說我有遇到任何事情都能自然而然的分析出它的原因你信麽?第二,我們也在升級,只不過我升級的是我的認知能力,而你升級的是你的身體素質。現在的確不在更新程序啓動前,而是在某個停頓的時間點上。第叁我們爲什麽醒來,這個就只能是問讓我們醒來的人了。第四我們爲什麽能控制她們,是因爲我們被賦予了基因控制程序。”
  黑暗中分辨不出小丫頭的神色,我只能全盤相信她說的每一句話。我久久沒有出聲,當第二根煙抽完後,我默默的伸出手掌。小丫頭從自己背著的挎包中拿出什麽,只覺指尖一陣刺痛,接著小丫頭擠了擠我的手指,接了些流出的血來。
  “好了,你繼續睡吧!不打擾你了。”
  小丫頭目的已經達到,說完就輕手輕腳的走了。剩下我獨自在黑暗中苦惱著。恍惚間再次睡著了。
  “提煉計劃“實驗區指揮中心XAXA005:“大人,這是下官的調查報告。”
  XAXA001:“這麽說,附屬3號載體是屬于掠奪性的?而她輸送能量的行爲屬于EP903被毀前的傳輸行爲?爲什麽之前沒有查出來?”
  XAXA005:“額,大人EP903被毀時,若蘭書曾對整個的傀儡系統進行過擾亂與清除,所以現存資料很少。下官是結合現存資料的比對作出的判斷。”
  XAXA001:“若蘭書?不是在重啓EP903農場前,我們曾對整個傀儡系統進行過清查,若蘭書……”
  XAXA005:“大人……下官調任實驗本部前聽過某些傳聞。”
  XAXA001擺了擺手:“傳聞而已,不過也不要放松了。讓總監控官過來,你辛苦了。”
  XAXA005:“是,大人,下官告退。”
  片刻總監控官:“大人,您叫我?”
  XAXA001:“你現在給我全面監控XAXA005的一舉一動。不要讓他發覺了。”
  總監控官:“大人,這……是,下官保證完成任務。下官告退。”
  XAXA001獨自在房中XAXA001:“若蘭書,呵呵!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計劃,我的實驗的。以爲我不知道你是碟魚會的二級執行長麽?我好歹也是碟魚會總執行長的養子啊!若蘭書,很好,好好計劃下或許能加快實驗呢。”
  “主人,主人。要不去床上睡吧。”
  雪梅輕輕的將我叫醒,我睜開眼,窗外的天空微微發白。
  “幾點了?”
  “六點整。主人,要不去床上睡吧!”
  我哼哼哈哈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龍婷還在昏迷中,活動了下身體,我再次坐到椅子上“你再睡會吧,我在這守著。”
  昨天在洗浴間中的事,以雪梅的本事估計全都知道,我歉意的對她笑了笑說:“昨天過分了點,想她醒來時能跟她道個歉。我還是守著吧。”
  “主人,其實……”
  雪梅頓了頓“只要主人能開心,我和婷婷什麽事都願意做的。嘻嘻,要不要奴家給主人尿尿看啊!”
  我伸手拍了下她的豐臀“好了,你願意不代表龍婷願意不。你最貼心了。”
  “她願意的呢,小蹄子心裏騷的很,最喜歡主人粗暴了。真的,主人你知道奴家能聽到她們的話,奴家跟婷婷又親近。”
  雪梅半認真半撒嬌道。
  “切!明明都不願意好不!”
  我不屑的回了她句,昨天明明都恨的要死,那有像雪梅說的那樣。
  “那是曉梅在啊!不信,哪天就奴家和婷婷伺候主人,保證主人對婷婷刮目相看呢!”
  雪梅拿大乳開始摸我的臉了。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雪梅過去將門打開,歐曼走了進來。
  “昨天都沒睡?”
  看到有人開門,歐曼看了看房裏見我也醒著問道。
  “沒呢!剛醒來。”
  我回答道。
  “主人,我去弄點喝的來。”
  雪梅找了個借口出去了。
  歐曼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先是看了看昏迷中的龍婷,跟著心疼的看著我”看你眼睛紅的,肯定通宵沒睡吧!你呀,就是這樣,誰都放在心上。”
  歎了口氣,走到我身邊“別擔心,我,還有小玉不都是這麽過來的?說不定等會就醒了。”
  “恩,我知道,沒擔心。只是希望她醒來的時候我能在身邊罷了。”
  我點了點頭道。
  歐曼不知道怎麽了,突然眼中含起淚來。擦了擦眼角:“我昏迷的時候你是這樣,小玉昏迷的時候你也是這樣,現在龍婷昏迷了你還是這麽的上心。想想真的很幸福呢。”
  看見歐曼居然哭了起來,我手忙腳亂的想要安慰她下,誰知聽到這麽個回應。”
  哪啊!我就是特別的珍惜你們罷了,應該的,既然把你們叫醒,自然要負責的不。”
  沒想到啊,自己的行爲竟然會讓歐曼這麽的感動,看來果然是好人有好報?想到歐曼已經成爲A級靈魂體,是個完完全全的獨立體,不由的多看了她幾眼。
  “討厭啦,這麽看人家做什麽,人家說的是真心話啊!還是你又在想什麽壞主意?”
  歐曼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切!還壞主意,我是那種人麽,你是我老婆我想到就去做了。就是喜歡看著你嘛!總覺得看不夠嘛!”
  “討厭!”
  正在享受著跟歐曼的打情罵俏,突然手心的手指動了動,我急忙趴到龍婷面前。果然長長的睫毛顫動了幾下,微微的張開了。
  “好了,終于醒來了。我去叫曉梅弄點吃得來。”
  見到龍婷醒來,歐曼開心的說道,終于放下心來。
  一開門,雪梅正好端著杯奶準備進門,“雪梅姐,婷姐姐醒來了。我去叫曉梅弄吃的去,你在這陪陪他們吧!”
  “婷婷,你醒了?”
  雪梅大喊著快步走了進來,將杯子放在門口的桌子上,就撲到龍婷身邊。這次龍婷的昏迷最最擔心的人就是她了,雖然見過龍婷曾昏迷過的樣子,可一個人好好的就昏迷了,對于特別關心龍婷的她來說心裏也很是忐忑。
  “快別想事了,好好休養,嚇死我了。你也是,不就是曉梅在麽,她又不懂事,你激動個什麽勁。害的自己昏迷,還害的大家擔心,主人可是守了你整整一晚沒睡。”
  雪梅口中說著不要龍婷多想,可自己卻絮絮叨叨個沒完。
  “行了,你也少說幾句,我不是也才醒麽,那有一晚沒睡。龍婷,額,婷婷,昨晚是我不好,不該那個樣子對你。以後再也不會了,相信我好麽?”
  我滿臉歉意的對著龍婷說道。
  龍婷搖了搖頭,白了我一眼,慢慢的靠在我懷裏。
  “我就說你個小騷蹄子假模假式的,主人,剛剛婷婷就在心裏面說希望下次主人再那樣的時候別當其他人的面。嘻嘻,你都在心裏說了,不就是想讓我告訴主人麽?”
  “好了,你就別鬧了。去睡個回籠覺去。”
  看著羞紅了臉躲在我懷中的龍婷,心花怒放啊!
  很快,大家都陸陸續續的進來看龍婷了,我也在歐曼的催促下帶著雪梅到隔壁去睡回籠覺了。